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政法文化 >> >> 正文
戌时茶会记
[来源:法院 | 作者:杨楠 | 日期:2017年9月7日 | 浏览9482 次] 字体:[ ]

    今年的秋天比往年来得早一些,今秋的雨也格外地缠绵。近几次茶会,老天似乎都刻意安排,下着淅淅沥沥的雨。因此,茶会上,听雨、品茗、会友成了我们的赏心乐事,茶会也是我们的净心之约。

    品茶如听戏,可谓内行看门道,外行看热闹。虽说茶是生活常见之物,但要品出不同茶的不同滋味,以及每款茶背后的文化和境界,却需要一位好师傅带我们入门。雅静老师凭着自己对茶的热爱以及茶文化的积淀,免费为我们开茶课,带我们品各种好茶。上次茶会品的是雅静老师为我们精心挑选的岩茶中的三大名茶:水仙,肉桂,大红袍。说到这,我不禁想展示一下我刚学来的关于岩茶的种种。岩茶,是福建武夷山特产。武夷山地区,亿万年前曾是一座火山,因地壳变化,火山喷发,熔浆四溢之后又一层层冷却,之后地壳再次变化,冷却的地面沉入水中。如此反复,形成了特殊的丹霞地貌。这些山石经过千万年的风蚀后,变成沙土,便成了岩茶得天独厚的生长条件。而武夷人为了将茶的特性发挥到极致,将它投进锅中,经过漫长的焙火,直到叶面撑起一个个气泡。因此岩茶经沸水冲泡,叶片舒展之后,用手轻捻,便摸出如光滑的皮肤上有点点细沙,行话称蛤蟆背。这也是岩茶的一个重要标志。品岩茶,其实品的是岩韵,又称岩骨花香。花香易懂,指茶的香气。岩骨,是武夷山对岩茶的馈赠,是这块土地钉在岩茶骨子里的芬芳和烙印。或者说岩骨是岩茶背负着武夷山给它的记忆和深情,走遍世界,不忘一方天地给它的孕育和滋润。

    我们边喝茶边体会岩韵。喝到口感稍浓的肉桂时,入口时舌尖微刺,之后迅速回甘,口舌生津。茶水咽下后,香味在口中存留,久久不消。雅静老师说这便是岩茶的霸气,也因此特性,她戏称肉桂是茶中的吴秀波——这位年轻时名不见经传,在经历岁月的历练后,独具韵味的演员,和肉桂的气质不谋而合。再喝到大红袍,其茶味更烈,香气更高锐持久,舍我其谁的王者之范。肉桂是吴秀波,已是茶中上品。那谁能与大红袍匹配,如茶中之王,让众人为之臣服?我们争论不休,一时无法得出结论。不知不觉三杯入口,众人皆醉。喝茶至此,正是最怡然自得之时。我们借着这醉意,带着满身茶香,欣然披雨而归。

归来后,细细回味品茶之乐,竟至失眠,心里一直琢磨着茶会上留下的问题。想到文如其人,实则茶亦如人。前几日参加茶会喝到一款月光白。这样美丽的名字,可想茶也是一样纯洁而温柔。还未入口便感到清香入怀,入口后甘甜绵柔,淡雅的茶香从口中若有若无的进入鼻腔,清新自然。月光白又叫月光美人,被称为是茶中的少女。我再看看为我沏茶的姑娘,甜蜜又羞涩地微笑,仿佛她就是这茶幻化而来。而在众多茶友中,有位女杰,体格微丰,性格豪迈,善统筹帷幄,办事干脆利落,如遇乐事,喜爽朗大笑,无半点扭捏,身上是常人少有的大将风范。与之相应,众茶之中,她独爱味道强劲的生普——布朗山。初次喝的人,第一口茶下去,感觉茶气在口中撕开一道口子,那种涩直裂到耳根,之后回甘也来势猛烈,可谓茶中豪杰。很多人尝到第一口的涩以后,即便回甘再浓,也失去了喝下去的欲望,而这位茶友却视若瑰宝,宠爱有加。我们每每说起布朗山,便要提起她,仿佛她和它已经融为一体了。

这让我想到我国作为茶叶的发源地,有着几千年的茶历史,在我们几千年文化的传承中,茶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,有人把诗酒茶与我国的儒释道文化相对应,说明茶对我国文化的巨大影响。而茶又与柴米油盐酱醋并列,被视为我们日常生活的必需品。如此看来,做为中国人,无论身在何处,身居何位,均离不开茶对人生的浸润。而我最爱郦波老师所讲:没有人能百分百懂另一个人,也无法完完全全被别人了解,就像没有两颗轨迹完全相同的星球。所以,人,生而孤独。但人与人之间无法做到的知己知彼,茶可以。独处时,喝一杯自己爱的茶,在茶中与自己对话,从而达到与世界对话。在茶中完成自我的完善,从而达到自我与世界的和解。

但要在茶中找到知己,也非易事。就拿岩茶来说,有些人欣赏大红袍的霸气,有些人就倾心水仙的淡雅,也有人因为吴秀波的别号,从此独爱肉桂。之外还有水金龟,铁罗汉,有上千个名字就有上千种茶。正可谓茶中有乾坤。在上千种茶里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款,也无异于茫茫人海中寻求一位知己了。一想到这,心中不免有些黯淡。但仔细一想,茶,还有珍贵的事物都是一期一会的。那么好好品味每一种,每一杯茶,就是品好当下。那眼前的茶就是知己,杯中乘的何尝不是自己此时的人生呢?如此心中释然了,一夜无梦到天明。

第二天,我们依然为大红袍的归属人争论,后来大家都笑了。或许就像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一千个品茶人也会有一千个大红袍的最佳人选吧。就让这个命题留在这吧。再喝这茶时,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。


责任编辑: